博龙网 > 故事会  >  正文

晚上的尸体

发布时间:2020-10-16 13:03:43 来源:博龙网

故事发生在2011年,我的老家吉林省吉林市左家镇小塘村,这是一个黑龙江省,辽宁省交交界的偏僻山村。

那年我再城里跟着一个老板做中药材生意,离开家乡已经很多年了,可是有一种叫杜仲的中药材走俏,老板知道我的家乡适合种植,就派我回来看展村民种植进行回收,就这样我又回到了我家家乡村里工作。

那时候我们村里有几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,见我回来几乎天天晚上叫我一起喝酒。我那时的种植推广也多亏他们几个帮忙所有每天都混在一起。不过他们几个都是土生土长的村里人,有着我们本地人的那种豪气,一起喝起酒来没完没了。我是虽然在城里带了十多年,可是回到村子里跟他们混了几天也找回了年轻时的那种感觉,这酒也就慢慢喝的畅快了。

大概在我回村的五六天的时间里,一次我们喝酒,很快几个人就喝了不少时间大概也过了后半夜,我就着朋友刘亮的话,提起这几天我见到他父亲的一件事。

没想到下子却引的他很不高兴。而且不光是他,同桌的几个人脸也就一下子阴沉起来。“怎么了?我这几天确实看到他爸在我家后面的山路上溜达?”这一下子就把我弄的有些糊涂,难道我哪里说错了么?“朋友你这个玩笑开得有些过火了!我就老爷子在二十多天前就已经去世了。”没想到他们却告诉我,刘亮的而父亲已经去世很长时间了。我顺着他们手指的方向瞧去,原来刘亮的衣服袖子上真的带着孝,这是我们老家人去世的习惯,不会有人乱来的。

“好了,他也是喝多了才会乱开玩笑的,你也别多想他了。”他们说这几天总一起喝酒除了为我还有就是为了让刘亮开开心,不要总是留在父亲去世的阴影里。我虽然没有在往下说,但是我的心里知道我真的没有乱说,我真的看到刘亮的父亲了。一场酒因为我的一句话,气氛顿时变的有些压抑,而他们也没有在喝下去的兴趣。几个人匆匆散去,我和刘亮的心情变得很不好。我沿着漆黑的村路回家,可是心里总是装着刚才的事情。我住在村子的最西面,门口就是通往西山的小路,我前几天明明看到刘亮的父亲经常在这里走,不会看错的。这一晚我睡得很不踏实,所以早早的便起床了。早饭时我跟我的父亲提起了昨晚的事情“爸,我昨晚和刘亮他们喝酒,我说这几天见过他爸爸,可是他们非说刘亮的爸爸死了。”

“什么?老刘头确实在二十多天前就死了!你是不是见鬼了?”爸爸的一句见鬼,让我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,怎么可能?

到了晚上,我决定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弄的个水落石出,我靠在我家的西院上墙上,紧紧地盯着小路上的动静。我相信我这几天是不会看错的,我跟刘亮从小一起长大,对他的爸爸在熟悉不过了。可是前几天经常能看见刘亮爸爸的地方,我今天晚上特意等了好久他也没有出现。正当我准备放弃的时候,从山路上却传来一阵脚步声。慢慢的从远处的上路走来一个漆黑的人影,我心想来了!

我马上从家里跑出来,紧紧的跟上那个黑影,想知道这老头到底是怎么回事,就算是鬼我也要确定下来,给刘亮还有我自己一个交代。可是跟了一会我发现那个人影是往村里走的,完全不像鬼的样子“刘叔?”我就试探性了叫了一声。没想到那人影在黑暗中猛的回国头老...“你是在叫我么?”我吓的惊魂未定才发现就叫错了人,那个人不是刘亮的爸爸,而是村里的民办教师黄老师。“诶呀,你回村了?有时间去我的家里喝酒啊。”我怕说多了会让黄老师觉得我把他和死人弄混了让他觉得晦气,便没有跟他多说,寒颤了几句便把黄老师送走了。可这时我心里又泛起了糊涂,难道这几天我真的看错了?

我摸着我自己的头“看来我真是离开村里太长时间了,这么熟悉的人我能看错。”大家都证明了刘亮的父亲在二十多天前就已经死了。我怎么可能看到呢?正在我用这些理由安慰我的时候,后面又想起了那塔塔的脚步声,可是这一次我回头看我的心又一下提了起来。

后面走过一个很熟悉的身影,那身高,还有体型...而且还穿着寿衣。不是刘亮的爸爸是谁!从小我就总去他们家吃饭,对她爸爸的印象比我自己都深。可是随着他月走越近,这那里是一个活人的样子?他的皮肤都已经腐烂了,浑身散发着恶臭,那熟悉而又恐怖的墨阳,吓得我不自觉得向后退了几步。可是脚一一块石头拌了我一下,我一下就滚到了沟里。掉到沟里以后,我的头一下子就撞到一块大石头上面。猛烈的撞击和巨大的惊吓让我的脑袋一下子就变的有些空白,慢慢失去了意识。

当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,可是昨晚我见到那恐怖的情景,却历历在目,我觉得这件事情一定不简单,我必须去跟刘亮他们说一声。

村子里的人都很了解我的为人,看我这个样子确实不是在开玩笑就都跟着往坟地的方向去,同时还叫上了村子里有名的风水先生,看看是不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。可没想到走进一看我们全部都愣在了当场,坟地果然出事情了。坟包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掏出一个大洞,我和刘亮撞着胆子朝那个洞里看去,突然看到洞里面亮起了两盏绿油油不知身什么的小灯。是一双眼睛。

风水先生说,刘亮的父亲是被什么东西上了身,要马上火葬,否则一定会出什么事情,于是我们几个人将刘叔的尸体烧了。

从此之后我再也没有看到刘叔。后来我父亲去世以后我将他的骨灰带到了城里。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
医院排行榜 http://www.120china.net
博龙网